2022年01月19日
搜索:
“廉政公积金”拿什么保证廉政?
南方农村报社论
【该文章阅读量:1020次】

从7月1日起,江门市将在广东率先推行“廉政公积金”制度。据了解,廉政公积金制度由公务员个人与政府财政按一定比例共同缴纳存入个人账户。凡遵守党风廉政纪律规定,未受到处分的公务员,5年可兑现累积全额的70%,余款为长期基金存至退休时一并领取(据6月28日《南方日报》报道)。

相关负责人透露,目前江门市直单位符合参与管理条件的公务员4600多人,按照缴存规定,每年财政支出预算近2000万元。依此计算,在“廉政公积金”制度下,每位公务员每年将平均增薪约4300 元——尽管这4300元并不能马上兑现,但毕竟是存在公务员的个人账户中,说“变相加薪”并不为过。应当承认,“廉政公积金”的制度设计,较之直接加薪有其进步意义。但在现时的廉政生态中,想要以“加薪”的办法来保证廉政,令人生疑。

只要稍稍留意一下公共舆论平台上的贪腐弊案,涉及金额莫不以百万、千万计。以千万计算的“廉政公积金”何以能满足不廉官员那难填的欲壑?再者,党风廉政问题的查处,是内部监察行为。面对舆论监督的步步紧逼,尚常见“大事化小,小事化无”的例子,如果没有外部的制约和没有内部的揭发,官员的不廉行为就会习以为常,更遑论“处分”。在外部监督机制尚未有效建立的当下,“廉政公积金”惩治条款很难启动。这一制度的初衷也无法顺利实现。以湖南浏阳为例,这个早在2002年就已实施了“廉政保证金”的城市,在制度推行的六年中,仅有28名干部因受党纪政纪处分被扣除廉政保证金。这个数字,恐怕与当地在同一时期被法院定罪量刑的贪腐官员数都对不上。

“廉政公积金”的反腐保廉功能有效性究竟如何,还有待时间来检验。对于“廉政公积金”制度能否推行,首先还在它的合法性。其实江门这一“廉政公积金”对中国而言,也并非新鲜事物。早几年,就有一些地方和一些部门试行过“廉政保证金”制度,而且也都引发过激烈争议。蔡定剑教授曾用了四句话来评价这一制度,即“以反腐的名义搞腐败、以制度建设的名义搞违法、以腐败的道德误导官员、以荒唐的逻辑搞廉政”。以此对照江门的“廉政公积金”,也同样适用。

如“廉政公积金”的依据来源于《江门市市直廉政公积金试行办法》。对于涉及到每年二千万元的财政支出,以及公务员管理制度的重大变化,有无经过当地人大审核通过?由人大来推出这个“办法”,当比政府自行决定“试行”更具合法性。但显然,站在这一制度前台的,并非人大,而是当地党政部门。

再如,公务员的工资均属合法的私有财产,任何党政部门无权强制要求公务员每月按比例缴纳“廉政公积金”——除非有法律上的明确依据。尽管“廉政公积金”并没有剥夺公务员的财产所有权(相反还按比例都给了一些),但毕竟限制了公务员部分财产的使用权。这正是“以制度建设的名义搞违法”的一大表征。在这方面,江门市明显吸取了制度先行者的教训,规定公务员“自愿参加”。但当看到预计有99%的公务员都将加入“廉政公积金”计划时,我们只能无语了——“软强制”与强制又能有多大区别?不参加,也就公开表明了自己准备“不廉洁”。而面对政府送上门来的“福利”,哪还有不自愿的。

的确,国外也有“廉政保证金”成功个案。但这些国家或地区,均有严厉的责任追究机制和开放的财产申报制度。廉政建设不可能单兵突进。有心促廉,就应从财产申报公开入手,建立反腐防腐的制度基石。舍此而求其他,都是歧途。多年来,试行过“廉政保证金”或“廉政公积金”的地方和部门并不少,但往往推行之初轰轰烈烈,推行之后很少有制度检讨与经验总结。制度实践也是要付出代价的,与其让越来越多的地方花大手笔来投入试错,不如由中央指定某地试点,并定期公布制度执行状态报告。让这一制度在社会和舆论的高度关注之下,走向成功或失败。如果成功,可以全国推广;如果失败,就应禁止其他地区简单复制,避免徒耗公共资源。

来源:南方农村报      来源日期:2010年07月02日       本站发布时间:2010年07月02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