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8月20日
搜索:
行政执法晒数据,权力边界要谨守
南都社论
【该文章阅读量:706次】

继“晒三公”、晒权责清单之后,广州市再开全国先河,晒行政执法数据。依据2016年9月26日印发的《广州市行政执法数据公开办法》,日前,广州市各级执法部门晒出了2016年行政执法行为数据和有关行政复议、行政诉讼情况等行政执法数据。公开数据显示,2016年广州行政罚没总金额超过12.5亿元。

行政公开是个无止境的征途,从广州的行政执法数据“首秀”可见一斑。此前,广州曾在晒“三公”经费的基础上,在全国范围率先晒出“三十公”的大清单。

罚了多少钱,这可能是公众最感兴趣的行政执法数据之一。数据显示,48个“晒太阳”部门中,罚没金额最多的是公安局,2016年度共计行政处罚4579751宗,罚没金额达90481.97万元,而这里面的大头不出意外是交通违章罚款。2016年交警支队行政处罚总数为4579248宗,罚没收入90367.72万元。以前能想得到交通罚款多,公众吐槽最多的可能也是这个,但能看到一整年的这个大数据,还是会很吃惊。

可以结合起来看的一则新闻则是发生在山东的平度县,日前有报道显示,平度县交通局搞了个捞偏门的生意,雇人到外地去给滴滴专车下单,车打到平度地界再由埋伏在路旁的执法人员以非法运营处罚。一单“生意”,执法者拿走5000块罚款的大头,钓鱼用的“钩子”每次能赚200块。钓鱼执法的老套路被山东平度玩出了花儿,不仅是跨区域钓鱼这一点,还有以“互联网+”的新潮方式在为权力牟利摸索新思路。钓鱼执法这样最没有权力底线的做法,在山东平度恰恰让人看到一丢丢貌似底线的东西,比如跑到外地去钓鱼,不碰或者少碰本地人。执法妄为“不杀熟”,到底是违法者也有良心,还是想杀熟却当地经济欠发达无熟客可杀(或者熟客太少不够杀)?

行政罚款这个不是目的的目的,在权力不受羁束的制度背景下,最终可能成为执法的唯一目的,甚至成为执法者扭曲、变异、膨胀的动力源。平度钓鱼执法便是一个错误的示范,而广州的执法数据公开则可能蕴含着某种“驯化利维坦”的路径可能。

钓鱼执法的小心思(或者说权力的恶劣心思),是为了利润,罚款有指标,罚没有提成,关键还在于行政罚款的大数据一直都秘而不宣,成为一个深不可测的黑洞。行政处罚行为得不到有效监督,是行政执法缺乏监督的表现之一。也正基于此,广州此次晒出行政执法大数据,才更令人期待。广州执法部门此次晒数据,各级各类的详细数据可能拆解开每一项都值得细细分析、解读和追问,而同样值得注意的是,晒数据本身所展现的是权力接受监督,而且是主动亮出牙齿接受监督的公共姿态。

亮出牙齿,恰恰是为了收起牙齿,是政府信息主动公开、接受监督的善意表示。执法数据之中,不仅让人看到行政权力做了什么,也可以让权力明白哪些做得可能还不够。比如在此次晒数据中有人发现,“食品监管处罚,警告多过罚款、没收”,2016年度的广州数据里,警告124宗,罚款37宗,没收违法所得、没收非法财物61宗,责令停产停业0宗,吊销许可证、执照0宗。食品安全令人担忧,食品安全的监管方式是否有待改进?为什么会有人冒着风险罔顾食品安全标准?利润可能是其中一个原因,造假所付出的代价依然不够大是不是另一个原因呢?

权力是不得已之恶,是公众基于社会秩序、稳定和安全的需要而不得不让渡出的一部分自身权利,这也昭示了权力谨守边界、接受监督(无论是主动,还是被动)的法理依据,以及国家治理现代化转型的必要性。权力必须、必然要接受监督,类似“平度生意”那样的执法异化空间必须被挤压和遏制,也正基于此,广州主动晒出执法数据的做法和尝试值得期待。

来源:南方都市报      来源日期:       本站发布时间:2017年04月03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