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3日
搜索:
泸县风波:个案真相之外的舆情次生灾害
南都短评
【该文章阅读量:966次】

个案引发大范围公众讨论,频次越来越密了。4月1日,四川省泸州市泸县太伏中学一名初二学生被人发现死在宿舍楼外,事件引发全国广泛关注。昨日,新华社刊发专电表示“这起原本可以正常进入司法渠道的个案,逐渐演变为当前的群体聚集、警力封路、舆情汹涌。谣言四起,而当地却没拿出澄清谣言的事实”。

“原本可以正常进入司法渠道的个案”,这句话起码说明泸县风波已经不在(或者不仅在)司法渠道推进了,而导致这一不堪局面的责任,很大程度上要由当地政府来负。

在校生在突发事件中殒命,纯粹的司法调查自有其程序可循,然事发次日当地官方即表态称“现有证据排除他人加害死亡”。与官方回应的惜墨如金相比,由当地逐渐扩散开来的各方猜测、传言以及事件相关的公民遭遇,却显然要热络得多。家属不认可官方结论,媒体介入采访、调查受阻,让泸县风波从具体个案迅速发酵成为一场围绕个案真相展开的舆情次生灾害。这里是泸县的个案,却处处显现出其他很多地方似曾相识的场景。

封路、断电与地方辟谣,于公众层面造成的影响可能是互斥的。既然是普通的“排除他杀”事件,当地却启动了超出普通案件层面的舆情应对措施,这让仓促作出的“排除他杀”论断显得越发可疑。一定程度上,地方公信力的欠缺也促使谣言满天飞。《人民日报》评论说,“一封堵,将良性沟通的渠道先堵上了,再张口,信的人就少了”,这是权力遭遇信任危机的原因所在。

突发死亡事件要调查清楚,尸检必不可少,在尸检与否的基本问题上,可能都需要办案机关与死者家属的耐心沟通,个案进展没那么快,之前常见所谓对谣言快过事实的指责,但事实上,还有一种官方仓促下结论超过真相调查的情况,令舆论引爆、民间不满。互不相信,是泸县风波发展至今的原因所在。而事实上,政府公信力的被消解,也与公共信息的公开不足密切相关,地方舆情的畸形应对,在公共权力的实际运行逻辑中,营造出一种“信息管控有助于危机处理”的错觉。屡屡有负面的舆情应对例子出来,却少有地方因此而吸取教训。

个案真相到底如何?外界的关注与愤怒可以推动事件调查,起码不至于让热点快速冷却,但查明真相的使命依然在有公信力的司法部门。现在的问题是,案件调查要到哪一级才足以有起码的说服力?泸县当地展现出来的仓促应对本身,已经在个案调查的基础上额外衍生出诸多基层治理的问题。小地方的权力运行状态,因为突发的公共事件而骤然曝光在公众面前,慌不择路、捉襟见肘和用力过猛的权力姿态,本身正是普通中国公众日常所体验的生存状态。

正在热播的反腐剧《人民的名义》中,有基层权力部门仓促应对一场突发事件“全球网络直播”的情节,应当说这有非常逼真的现实基础。每一次突发事件都是一场“全球网络直播”,这是局部范围粗暴的断电、断网所无力阻止的。坦诚公开进展,不人为激化矛盾,不在处理舆情的同时制造新的舆情,这是摆在地方治理现代化转型层面的艰巨考题。

来源:南方都市报      来源日期:       本站发布时间:2017年04月07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