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1月17日
搜索:
法院登报道歉,错了就要大声说
南都短评
【该文章阅读量:1061次】

日前,安徽省高院在《亳州晚报》上刊登公告,向“兴邦集资诈骗案”原判有罪的19人“赔礼道歉”,这起涉案金额一度高达35亿元的“特大非法集资案”经过重审程序,检察机关最终撤回了起诉。

最近几年,相对密集出现了一些陈年旧案被纠正的例子,很多案件动辄一拖十几二十年,不少当事人从少年被关到了白头、甚至失去生命。但认错,尤其是让司法机关认错,最主要的还并不在于发现错误的存在,而是有勇气直面错误———很多案件所存在的问题,各方面长期心知肚明,明知有错却死扛着不认。在某种固执的想法中,似乎翻案就意味着司法权威受损,不仅机关失了面子,而且办案人员还会因此被坐实了责任。

纠错不会有损司法权威,反倒有助于司法权威的真正树立,这一观念内化为具体的司法行为,需要一个过程。正是在这个过程中,对已有错误的及时纠正,以及依法为冤案当事人“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赔礼道歉”,成为非常现实的考验。刑事案件程序从启动开始,当事人所遭遇的往往都是极尽宣扬的声誉受损,“无罪推定”的刑法原则虽在,犯罪嫌疑人的称呼已改,但公民一旦被采取强制措施,就俨然成了确定无疑的罪犯,再加上案情提前被披露,近乎未审先判,让案件大大超出法律应有的范畴。反倒是当司法终于艰难认定某案件为错案时,纠错却往往低调进行。

“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赔礼道歉”,在法律条款中有个前置条件,那就是“在侵权行为影响的范围内”,具体是什么样的一个范围,包括以什么样的形式进行,却是长期“法无明文规定”。上门道歉、电话道歉、当庭道歉等形式这几年虽有出现,更多时候赔礼道歉事实上并未得到有效执行。一桩冤假错案,司法机关好不容易给纠正了,可能更常见的还是冤案当事人和家属的千恩万谢、感激涕零。

法院作出无罪判决,在法律意义上给予公民清白,但从实体角度出发的“消除影响,恢复名誉”却非易事,更何况即便是公民被无罪开释,也有可能被侦查机关以同样的案由再次立案,继续做他的犯罪嫌疑人,继续被限制活动范围,甚至社会上会传播所谓“他就是凶手,只是证据瑕疵”的说法。正因为如此,安徽高院的登报道歉、白纸黑字,才显得尤其值得肯定。司法重塑权威,不在于一城一地一案的颜面,而在于法律能否给予公民最起码的确定感——— 有错必纠,道歉就要大声点。

来源:南方都市报      来源日期:       本站发布时间:2015年09月10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