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1月17日
搜索:
官越大,掌握的秘密信息越多
王夕源
【该文章阅读量:865次】

读《确有此事的“谣言”?》一文(2015-09-09 壹鐈 不是官话),讲的是上海静安、闸北两区合并一事,最初官方称是“谣言”,孰料几天后竟变成“真言”。这无疑再次为坐实“官方言论也不可信”的谣言带了一个坏头。

正如文中所说,政府官员公然撒谎的性质之恶劣,更甚于贪腐。因为官员贪腐无非是个人清廉的破产;而政府撒谎则是政府信用的破产。接着文中又提出了一个发人深思的观点,即社会谣言的产生和政府先否后认的尴尬,多数都出在“官员级别决定的信息不全”上。这方面的道理,数前任雅安市委书记徐孟加说得最为透彻:“权力的本质是什么?权力的本质是信息。官员级别越高,所能掌握的信息越多。雅安谁掌握信息最多?那肯定是我,因为我权力最大。”

对此,我也有几点认同和补充。

首先,如果说“权力的本质是信息”不错的话,那么最高权力机构就是代表人民群众的各级人大而不是高官。因此,依法治国让群众掌握最多的信息也就顺理成章了。但显然这是最美好的梦想,这个梦想与现实并非一步之遥。

其次,现阶段“权力的本质是信息”的说法也不准确,应改为权力的本质是“内幕”。因为官员的权力越大,掌握的不是公开信息而是秘密信息就越多!

第三,有些信息本来与权力无关,只是因为当权大于法时被出卖了。例如,公民的财产、存款、通讯或举报信息的掌握,就不该与官员的权力大小有关。这有实例为证。

2012年春,青岛市曾以群众反对“全城种树”而闻名世界。种树本是群众欢迎的好事,可市民为什么要反对呢?问题就出在许多高大的名贵树木,竟被密集地种在了原本已绿化的市中心。对于市民质疑种树为何要种成“高大密”的内幕,因没有公开回应,百姓只能猜想。可见对于内幕信息,只有级别越高掌握越多。但对于城市种树该“怎样种,种在哪儿”的信息掌握,恐怕就与级别的大小无关,而与调研的多少有关了。事后,我经调研向张新起市长提出了有关科学绿化、适度强化、自然美化等加快园林城市建设的建议。对此张新起批示:“媒体应以委员文章的形式刊发此建议,促成绿化共识氛围。建委专题研究,共商落实措施。”看来在种树的问题上,市民和市长还是可以通过信息沟通达成共识的。所以说,有些信息并非权力越大,掌握的就越多。

近日,有位朋友也遇到了一桩借钱不还的麻烦事,想在起诉前托关系、找熟人查查当事人的存款信息。这在过去不成问题,可后来关系人回话说,现在制度严格了,无论找多大的领导也不能随便查看他人账户了。由此可见,随着法治意识渐入人心,对隐私或秘密信息的获取,将与官员的级别和权力的大小无关了。

最后建议,各级政府不要再跟原本就可真可假的“传言”过不去了,更不要试图求证“传言”一定是“谣言”的伪命题。事实上,许多需要政府及时回应或辟谣的“传言”,不过是小范围的政府“领导”酝酿或决策的事项,因利益影响或纪律不强,有意无意对身边人事先透露而产生的“小道消息”。所以说,今后政府要避免刚刚辟谣就公开承认“谣言”是“真言”的尴尬,就不要把“辟谣”的心思放在群众不信谣、不传谣的智者身上,而是要放在严格决策程序和信息公开的规则身上,少犯用辟谣来延缓“传言成真”的傻事。

(作者为山东省政协委员)

来源:新浪新闻专栏      来源日期:       本站发布时间:2015年09月18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