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1月17日
搜索:
“公开信息”变身“内部材料”,尴尬了谁?
鱼予
【该文章阅读量:1064次】

新华网合肥9月21日电 安徽省审计厅近日通过新闻发布会披露,安徽省级“三公”经费和会议费支出持续下降,比预算减少2.2亿元。发布会后,记者看到审计厅有关负责人手中有关于预算下降情况的详细分析,遂提出希望能获悉该信息,却遭到对方以“内部材料”为由拒绝,并拒绝记者的追问采访。

向社会公开“三公经费”信息,是实现公众监督权的需要,更是一个为公众解疑释惑的很好的行为。但近年来因为怕引发“官民对立”而“不便公开”、“没有先例”、“存在技术难度”、“属于机密”等的“不公开”;或是迫于压力“缝隙公开”、“通过小窗的公开”,遮遮掩掩,避重就轻的“半公开”;亦或是表面上看是公开了,实际上公开的信息并不真实,有些甚至是故意编造的假信息的“假公开”,不时出现在报端纸媒,撩拨着民众话语权。诚如报道中的安徽省级“三公”发布会,既然是“内部材料”,缘何成为台面上新闻发布会“三公”经费信息的蓝本?既然敢拿出来示众,缘何又害怕下降情况的详细分析“外泄”?如此“内部材料”何以披上“公开信息”外衣?是想让公众产生“越来越糊涂”的感觉?

地方政府掌握的公权力来自于人民,“三公”经费源自纳税人,阳光行政下本就不该有行政信息的隐讳和遮掩。事实上,公开“三公”经费,让人民了解政府花了多少钱、办了哪些事,是政府应尽的义务,是体现公民知情权、监督权、参与权的内在需求和现实举动,更是建设民主法治政府、推进反腐倡廉建设的迫切需要。就公开而言,它只是手段,公开的目的是为了减少违规、预防腐败。如果公开单位报着“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心理,只是把公开当作秀,为了应付上级和公众,“三公”公开就失去了意义。长此以往,公众会产生视觉疲劳,对“内部材料”的“三公”支出的监督失去信心,难免会损害政府的公信力。最终,将导致一项好的政策因执行不到位,而沦为公众茶余饭后的谈资笑柄。

毋庸讳言,时下一些地方“三公”公开远未达到应有的公信度,让老百姓看后摇头叹息,“台上笑脸台下变脸”者比比皆是。笔者以为,之所以一些部门之所以要“犹抱琵琶半遮面”,无非是基于害怕见光监督,或把该全部公开的变成不全部公开,抑或在公开名目上张冠李戴偷梁换柱,从而企图达到人为减少“三公”数字以消弭民怨的目的。究其一点,害怕信息公开,其本质都是不愿坦然面对公众、不愿放弃特权。可曾想,“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藏着掖着无异于掩耳盗铃,或许如此,却成了“偷鸡不成蚀把米”亏本买卖。

鉴于此,“三公”经费公布,不能止于“内部材料”的公开,必须细化,能接受监督。一个合理的“三公”经费公开,不仅仅应该告诉公众各项开支花了多少钱,还应从口径、标准、格式的细化着手,条分缕析,明确告诉公众这些钱具体是怎样花的。比如在公车使用方面,不仅要公开数量、排量、型号,也要列出每辆车的费用,真正让老百姓看得见,看得明白。还应建立严格的“三公”经费预算、支出公开制度,真正将“三公”的每一个“细枝末节”都置于阳光之下。

最后,“内部材料”披上“公开信息”外衣的公开,无疑是让好不容易“破冰”、“尝试”的公开“三公”经费之举,成为流于形式,更是很难真正满足公众对“三公”经费的知情权和监督权,势必达不到将“三公”经费压缩到最合理范围的预期,让政府信息公开透明之路半途而废。笔者认为,要想从根本上解决这些问题,必须发挥法律的约束力作用。要创造条件让民众监督,相关部门还必须加大审计查处和行政问责力度,增强其刚性执行力和约束力,从而早日将公开“三公”经费纳入法制化的轨道运行。(鱼予)

来源:光明网      来源日期:       本站发布时间:2015年09月24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