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1月17日
搜索:
哪些人踩了中纪委划定的“八大红线”?
【该文章阅读量:893次】

近日,湖北省纪委官网推出“每周一案——哪些红线不能踩?”专栏。该栏目最新一期案例是剖析一正处级干部张某某超标准使用办公用房案。

张某某在超标办公用房的专项清理中,将办公室搬到隔壁房间(符合标准),但同时设置一道暗门通向原办公室(超标)。“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湖北省纪委解读“超标准使用办公用房案”时,称张某某的行为违反了党员干部办公用房面积标准的管理规定,构成违反廉洁自律规定,张某某受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湖北中纪委将张某某的行为归为踩“红线”。事实上,中纪委曾多次为党员划定明确的纪律“红线”。

今年10月21日正式发布的《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被不少专家称为“改革开放以来最全、最严党纪”。“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作为“管党治党尺子和党员底线”,这部《条例》为党员干部划出了很多红线,但是其中有几条红线曾被中纪委明确强调,并且是落马官员踩到的最常见“红线”。

红线一

妄议中央大政方针,破坏党的集中统一

今年10月16日,中纪委通报周本顺的立案调查结果,周本顺存在“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在重大问题上发表违背中央精神的言论”等一系列严重问题。同一天,纪委还通报了余远辉的立案调查结果,余远辉存在“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公开发表与全面从严治党要求相违背的言论”等问题。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今年5月18日下午,时任南宁市委书记的余远辉为南宁市广大党员干部上“三严三实”专题教育党课时曾脱稿讲道,“有些党员干部违纪违法被审查,两天啥都招了,没有点骨气和意志。

另外,江苏省委原常委、秘书长赵少麟曾说过,“像农委这种单位,没有权,也没有利,大事定不下来,小事也办不了,就该撤销。”

红线二

非组织活动、不如实报告个人有关事项等

今年10月16日,第十八届中央候补委员、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原常委、自治区政府原副主席潘逸阳被双开。“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查看中纪委通报显示,经查,潘逸阳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进行非组织政治活动,不如实向组织说明问题;严重违反组织纪律,为谋求个人职务调整,送给他人财物等。

与潘逸阳同日被通报双开的周本顺,也涉及“严重违反组织纪律,为提拔职务进行非组织活动,违规选拔任用干部,隐瞒不报个人有关事项”问题。

据公开报道,十八大后,中央加强领导干部个人有关事项报告的制度建设,从今年1月起实行“凡提必查”制度,进一步加大抽查核实力度。多地查处个人未报私自出国、家属移居海外等事项的案件。

红线三

与他人发生不正当性关系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重修后的《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将十八大以来,中纪委通报官员问题时经常使用的“与他人通奸”,修改为“与他人发生不正当性关系”。

十八大以来,“与他人通奸”是中纪委通报官员问题时的高频词,存在“与他人通奸”问题的中管干部不下30名。其中,除了国家信访局原副局长许杰、中央政法委办公室原副主任余刚、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原副总经理戴春宁等少量中管局级官员,省部级及以上官员多达20多名,令计划、周永康、武长顺、斯鑫良、申维辰等等,都“与他人通奸”。

“与他人发生不正当性关系”的表述,则没有出现在十八大后省部级官员的“双开”通报中。而在厅局级官员中则出现过其他的表述:四川雅安市委原书记徐孟加“长期与有夫之妇保持不正当性关系”;甘肃酒泉市政协原主席杨林,“与多名女性保持或发生不正当性关系”等。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统计,今年以来,地方纪委通报的“不正当性关系”官员至少有4人。广东省纪委8月通报了广州市国土房管局原局长李俊夫的贪腐实录,仅从2008年8月以来,与他保持不正当关系的女性就达两位数之多。河南省安阳市纪委监察局今年9月通报,汤阴县气象局局长张朝辉长期和女下属郝某发生不正当关系。

海南廉政网今年1月通报,儋州市法院办公室科员林玉标与他人发生不正当性关系,并婚外生育一名男孩。

红线四

拉帮结派、团团伙伙

据报道,2014年是山西历史上极不寻常的一年,“系统性、塌方式”的严重腐败震惊全国。7名省级领导干部被立案调查,全年处分市厅级干部45人、县处级干部545人。领导干部身陷圈子,沦为利益链条上的“提线木偶”,最终陷入“一端端一窝”家族式腐败和“一倒倒一片”塌方式腐败的泥淖。拉帮结派、搞圈子文化,教训十分深刻。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2013年9月1日接受调查的国务院国资委主任、党组副书记蒋洁敏为十八大后第一个落马的中央委员。而在就任国资委主任前,蒋洁敏的职务是中石油集团董事长、党组书记。

在其宣布被查的前后一周时间内,冉新权、王永春、李华林和王道富也相继落马,他们都曾在石油系统内担任高管职务。有媒体称之为“被一窝端的油老虎”或“石油帮”。在这些落马官员的公开履历中,媒体发现了不少相同之处:按照落马前的公开职务,王永春和李华林都是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副总经理、党组成员;冉新权与王道富都曾在长庆油田工作过多年。

红线五

对抗组织审查

中央纪委监察部曾通报称,山西省政协原副主席令政策“存在干扰、妨碍组织审查的行为”。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除了令政策,十八大以来至少还有5人被指“干扰、妨碍组织审查”,或“存在干扰、妨碍组织审查的行为”:浙江省政协原副主席斯鑫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栗智,福建省原副省长徐钢,中国第一汽车集团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徐建一,以及江苏省委原常委、秘书长赵少麟等人。

其中,徐钢被指存在干扰、妨碍组织审查的行为,与其妻及部分行贿人串供,转移、藏匿赃款赃物。斯鑫良在得知组织对其有关问题线索进行调查后,与其妻及部分行贿人订立攻守同盟,转移赃款赃物,干扰、妨碍组织审查,性质恶劣、情节严重。

红线六

权权交易、利用职权为亲属和身边工作人员谋利等

中纪委官网通报的案例称,2012年6月,江苏省徐州市经贸委原副主任朱志东因犯受贿罪、行贿罪,数罪并罚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经调查,朱志东腐败案中,结识徐州市委原副书记、组织部原部长陆某,朱志东得以被任命为市经贸委副主任,并将职级提拔为正处级。权权交易,滋生了腐败问题。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发现,周永康的“双开”通报中写道,滥用职权帮助亲属、情妇、朋友从事经营活动获取巨额利益,造成国有资产重大损失。

利用职权或者职务影响为亲属和身边工作人员谋利,成为诱发贪腐的问题“导火索”。据报道,今年6月15日,中央第八巡视组向国家电网公司反馈专项巡视情况,发现的问题包括“有的利用职务影响为亲属谋利”以及“群众对少数领导人员动用国企资源搞利益输送反映强烈”等。

红线七

生活奢靡、违背社会公序良俗等

2014年7月28日,中纪委官员通过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访谈,披露了几名省部级高官案件的一些查办细节。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中央纪委党风政风监督室处长方文碧在访谈中透露,据中纪委掌握的情况,广东省委原常委、原广州市委书记万庆良在中央八项规定出台,特别是中央整治“会所中的歪风”通知下发以后,仍然多次出入私人会所,在被组织调查的前几天,他还到会所里面去大吃大喝。

海南省委原常委、原副省长谭力被中央纪委调查之前,还在外省由私营企业的老板陪同打高尔夫球。安徽省原政协副主席韩先聪2013年1月任职以来,他就多次出入高档酒店和私人会所接受党政干部、国企老总、私企老板的宴请。在中央纪委对他宣布立案调查决定的当天,他的手机信息显示,当天他有两场饭局,中午晚上各一次。

红线八

参加自发成立的老乡会、校友会、战友会等

重修的《条例》第68条规定,党员领导干部违反有关规定组织、参加自发成立的老乡会、校友会、战友会等,情节严重的,给予警告、严重警告或者撤销党内职务处分。“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此条规定引发热议。

针对党员干部不得参加什么样的同乡会,中央纪委法规室主任马森述11月2日在接受中央纪委监察网站访谈时表示,这条规定针对的仅是“党员领导干部”,体现了对党员领导干部的高要求。所谓“违反有关规定”,是指违反了2002年出台的《关于领导干部不得参加自发成立的“老乡会”“校友会”“战友会”组织的通知》的有关规定。党员包括领导干部在正常范围内的老乡、校友、战友聚会并不违反党的纪律,三五个朋友、校友、老乡聚一聚,很正常。

除以上常见“红线”外,王岐山曾对纪检监察干部明确画出“四个不准”“红线”:纪检干部不准发表与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和决定相违背的言论,不准越权批办、催办或干预有关单位的案件处理等事项,不准以案谋私、办人情案,不准跑风漏气、泄露工作中的秘密。

广东省纪委原副书记、监察厅原厅长钟世坚,中纪委第四纪检监察室原主任魏健,中纪委原副局级纪律检查员、监察专员曹立新,山西省纪委原常务副书记杨森林等“内鬼”都曾踩到了“四不准”红线。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撰稿:新京报实习生 张燕北

来源:新京报新媒体      来源日期:       本站发布时间:2015年11月17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