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1月17日
搜索:
信息公开别落后传言也是“救灾”
胡印斌
【该文章阅读量:884次】

以三峡大坝而言,其防洪防灾的价值究竟怎么样?很长一段时间官方没有什么像样的回应,即便有些报道,也只是简单重复一下以前说过的空泛表态。

南方洪灾仍在持续,有消息说,到7月中下旬至8月上旬,长江或面临更严峻的防汛形势,抗洪抢险也将更加艰难。与此同时,网络上各种真伪难辨的传言,却早已炸了窝。

比如,“德国抗洪神器”与“中国沙袋”的PK,有人说,都什么时候了,我们还在使用最原始的沙袋?又如,抗洪战士就着雨水啃馒头,有人微博致敬:“混着泥水的矿泉水和几个馒头,就是他们日常的伙食……”这两天,一张白衣官员坐皮划艇指挥抗洪的图片,也引发如潮热议,网友问:“该领导抗涝还在作秀摆拍?”

而对于“三峡大坝还能干什么”的质疑,则从今年6月国家防总发出大暴雨预警、长江流域有可能迎来98大水之时,就已经刷了屏。

浊浪排空,传言滚滚,莫衷一是。舆论场的这种割裂,也导致了不同社会群体之间的对立、乃至对抗。最极端的例子,莫过于对“武汉3年花掉130亿元治水”的追问,难道钱都让洪水冲走了吗?!而当地一名宣传官员居然回应:“要是再问130亿,小心武汉人民抄家伙!”一不留神,“抄家伙”三个字也成了网红。

为什么会出现类似的对立与对抗?或者说,传言(谣言)为什么总是传播地更快、更广泛、也更有效?

这可能与网络传播的特点有关系,比如,人们总是更愿意相信并传递“坏消息”;调侃官员往往能获得更多响应;还有,很多传言其实是夹带了很多日常积累、发酵的情绪等等。

但根本原因则在于,其一,权威信息的滞后乃至缺失。灾难来临之后,来自权威部门的信息披露都会出现一个“空档期”。无视民意的诉求,甚至采用粗暴的禁口方式,无助于解决舆情危机。

以三峡大坝而言,其防洪防灾的价值究竟怎么样?很长一段时间官方没有什么像样的回应,即便有些报道,也只是简单重复一下以前说过的空泛表态。而且,在媒体上流传的从防范“百年一遇”大洪水,到“50年一遇”,感觉调门越来越低,这是三峡本身的问题,还是误读的问题?倒是今天《中国青年报》的一篇报道,专家的意见还算清晰明确,既回应了洪灾与水利工程的关系,又强调了三峡无可替代的防洪作用。

问题是,有关部门为啥不能早一点把问题说清楚呢?每一次民众质疑,都应该是政府信息公开的绝佳契机,也都是消弭误解、偏见、谣言的“窗口期”,这个时候多一些实事求是的公开回应,不仅可以顺势而为、引领舆论,还可以重塑政府的权威和公信力。一味无视、延宕,甚至封堵,只能让问题在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发酵,烂下去。

其二,固化的说教模式已经让人厌倦,非但不可能引领舆论,反而还会因其逻辑的难以自洽而人为“制造”谣言。抗洪救灾任务艰巨,这个时候,不管是普通工作人员还是领导干部,都扑在了防汛抗涝的第一线。这些信息公众当然知道,也不会没有触动、感动。但这并非抗洪的全部,除此之外,民众同样关心诸如真相、责任、腐败等“关键词”。这也很正常,没有真相哪来感动?

如果官方坚执于固化的思维,一如既往地发掘抗洪抢险中的感人画面,试图营造一个没有任何“杂音”、全民众志成城夺取抗洪胜利的语境,则未免徒劳。与其选择性的展现若干“感动”,还不如由表及里、从现象到问题,不遮不掩,实事求是,全方位呈现抗洪的努力与存在的问题。

其实,很多传言或谣言并非不可避免。多少年来,子弟兵在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受到威胁时都是冲在最前面的坚强屏障,这一点毋庸置疑,早已成为常识。那么,时至今日,在人民军队后勤保障已经日新月异的情形下,又何必非要用泥水馒头来渲染悲情呢?而每一次灾难面前,各级官员也往往全力以赴,并无疑义,这个时候,为啥还要“拍照留念”呢?

目前,洪水未退,灾情未减,对于社会公众而言,各方面的信息仍处在混沌状态。当此之时,有关各方应该以最大的诚意,及时公开透明信息,彻底改变以往习惯了的信息不对称情形,让社会公众了解真相。信息公开的效率,要跟上信息量增加的步伐。若大道坦坦荡荡,则传言也好、谣言也罢,都将不攻自破。从这个意义上讲,信息公开本身就是抗洪救灾的一部分。

来源:凤凰评论      来源日期:       本站发布时间:2016年07月10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