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1月17日
搜索:
贵州各级财政局撤销违规担保承诺函
【该文章阅读量:2476次】

财新网】(记者 郭楠 张宇哲 董兢)10月12日傍晚,多份近期地方财政局文件流传开来,这些文件申明融资承诺函作废并限时收回,涉及安顺市、正安县以及遵义市等,均为贵州省各级地方财政局。

根据相关文件内容,有关区县级财政局之前为帮助企业融资,出具了承诺函,但这违背了《担保法》《预算法》以及《国务院关于加强地方政府性债务管理的意见》,所以“申明作废”并“予以收回”。

文件显示的有关承诺函均出具于2016年,也即上述法律法规已经出台或修订实施之后,因此这些承诺函本身缺乏法律效力,但对市场来说,聊胜于无。但地方政府突如其来的这类行动,也被市场视为单方面变卦之举。

多年以来,地方政府为地方融资平台或地方企业出具担保函的情况十分普遍,从某种角度而言,因此这一事件也被视为地方债务的政府隐性兜底机制破产的信号。

财新记者获得的多个渠道信息显示,事因财政部收到了贵州省地方政府违规出具担保性质文件的举报,赴贵州省调研,要求贵州省有关部门国庆假期期间加班自查,要求各级地方政府限期撤回相关文件,逾期将追究地方领导相关责任,因此各地才收回了前期出具的承诺函。在外界看来,这无疑是一场闹剧。

一位省级财政厅人士告诉财新记者,按照相关法律和规定,只有政府出资成立的担保公司可以为企业债务提供担保,地方政府无权提供担保。目前各地都在按规范执行,但有的历史遗留问题需要清理。比如有的企业已经资不抵债,但可能早年政府出过承诺函,对其债务进行了担保,政府不允许企业走破产清算道路,否则地方财政资金可能被用于相关清算。这均为相关法律禁止的内容,特别是新《预算法》严禁地方政府出具任何方式的担保。

这一事件究竟会给市场带来多大的负面影响?

有市场人士认为,影响十分有限,因为这种担保函本身也是暗保,担保力度有争议;加上前期新的《预算法》已经明确地方出具的担保函不具有法律效益,这个影响也早已被市场消化了。一位基金人士也表示,他们的信评不会考虑担承诺函。

新修订的《预算法》于2015年1月1日开始实施,增加了允许地方政府举借债务的规定,其中的一个限制性规定是,举借债务只能采取发行地方政府债券的方式,不得采取其他方式筹措,除法律另有规定外,不得为任何单位和个人的债务以任何方式提供担保。

根据流传出的文件,安顺市财政局在2016年6月30日还为安顺黄铺物流园区开发投资有限公司出具了承诺函。

“投资者对此心知肚明,一般不会把担保函当作很重要的偿债依据。只能说有担保函的平台行政地位较高。”一位债券投资人向财新记者表示。

国泰君安债券分析师认为,第一,承诺函本身就不是担保函,并不受担保法管辖,即使有承诺函政府届时不履约行承诺,投资人也没有办法追偿,没有约定违约责任,单方面的承诺函恐怕连普通的合同契约都算不上。

第二,类似的承诺函很多本身是违规的,没有人大决议,预算法之后甚至是违法的,不具有法律效力。

第三,实践中已经不是一次遇到类似的政府撤回承诺函的事情,不管是什么理由,也说明这个东西本身就有问题。总之,这个东西有比没有好一些,但还是要综合考虑地方政府的偿债意愿和偿债能力,城投靠的还是信念。

与这一事件类似,在财政部的压力下,2014年12月,乌鲁木齐国投企业债券和常州天宁区企业债券被当地财政局取消纳入政府专项债务。

同期,网上也流传出财政部驻浙江专员办调查浙江地方政府部门为企业融资出具承诺函(包括确认函)的情况。此类信号都指向了财政部对地方政府此类违规担保的清理行动。

华创证券表示,市场对政府兜底、刚性兑付的盲目信仰正在逐步打破,目前需要关注政府收回承诺函带来的负面情绪影响。贵州作为城投债发行大省,此次事件可能引发的担心是会逐步打破市场过度依赖信仰,可能在情绪上影响贵州地区在内城投债,后续也需要密切关注其他省市是否也有类似的动态。

民生证券研究院的数据表明,9月贵州省发行的城投债表现(净价涨跌)在各地区中显得一枝独秀,是极少数净价在上涨的地区。

来源:财新网      来源日期:       本站发布时间:2016年10月13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